乐伐替尼(lenvatinib)的治疗顺序和临床结果

  • A+
所属分类:乐伐替尼

自 2015 年获得批准以来,乐伐替尼(lenvatinib)已成为医治放射性碘难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 (RAI-r DTC) 最常用的一线 (1L) 药品。目前尚无描述 1L 乐伐替尼临床结果的真实世界研究和随后的医治,目前的研究旨在评估在美国接受 1L lenvatinib 医治的患病者的医治顺序和相关临床结果。

乐伐替尼(lenvatinib)的治疗顺序和临床结果

方式

乐伐替尼(lenvatinib)的治疗顺序和临床结果

我们对 2016 年 1 月 1 日至 2017 年 5 月 31 日时间段开始使用 lenvatinib 进行 1L 医治并随访至 2018 年 10 月 17 日的美国诊疗断定为 RAI-r DTC 的患病者进行了多中心回顾性图表审核。医师完成了电子病例两个患病者队列的报告表:仍在接受 1L 乐伐替尼的患病者(队列 1)和在数据截止前已开始二线 (2L) 医治的患病者(队列 2)。评估了两个队列的真实世界客观反应率(ORR)。评估了队列 2 的无进展生存期 (PFS) 和总生存期 (OS)。

乐伐替尼(lenvatinib)的治疗顺序和临床结果

结果

共有 252 名患病者符合研究标准,队列 1 中 71 名,队列 2 中 181 名。患病者主要为女性,患有乳头状 DTC,并有肺转移扩散。队列 1 的 ORR 为 64.8%,队列 2 为 53.6%。在队列 2 中,从 1L lenvatinib 开始的中位 PFS 为 14.0 个月(95% CI 12.7-15.0)。二线医治包括索拉非尼(49.7%)、卡博替尼(19.3%)和其他靶向/化学疗法/免疫肿瘤药品。2L 医治的 ORR 为 15.5%。对于队列 2,从开始 1L 乐伐替尼开始的 12、18 和 24 个月 OS 区别为 92.8%、81.5% 和 66.9%。

结论

在美国患病者中对 1L 乐伐替尼(lenvatinib)和后续医治的临床有效性进行的首次真实世界检测中,结果表明,用 1L 乐伐替尼医治,然后再进行另一种 2L 医治可能会产生临床好处,因此允许在以下情况下使用许多潜在的 2L 选择1L lenvatinib 用于 RAI-r DTC 患病者。

这是美国第一个也是最大的真实世界研究,旨在评估 RAI-r DTC 患病者的 1L 乐伐替尼医治和乐伐替尼后医治的结果。2015 年获得批准后,乐伐替尼取代索拉非尼成为 DTC 最常用的 1L 医治药品,区别占 2015 年和 2016 年 1L 医治药品的 43.4% 和 66.7% 。这些真实世界数据提供了支持证据,表明在社区环境中开具处方时,多达 64.8% 接受 1L 乐伐替尼医治的患病者出现疾病缓解(类似于在关键 SELECT 试验中观察到的情况)。在所有患病者在 1L 乐伐替尼后接受 2L 药品的队列 2 中,中位 PFS 为 14.0 个月,在 15.5% 的患病者中观察到 2L 不同治疗方法的疾病反应,1L 乐伐替尼后 2L 中位 PFS 为 10.5 个月。因毒性引发起的剂量降低并不常见,最多发生在 16.9% 的患病者中。SELECT 与本研究之间队列选择标准的主要分别在于 SELECT 允许患病者接受一种先前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TKI),因此包括未接受医治的 DTC 患病者和预先医治的 DTC 患病者,而目前的研究仅关注患病者接受 1L lenvatinib 的患病者(即初治患病者)。由于回顾性研究的性质,选择标准的其他差异适用,例如 ECOG-PS 0-2,独立审核了过去 13 个月内进展的放射学证据。几项研究评估了乐伐替尼在欧洲医治 RAI-r DTC 患病者的真实临床结果。这些研究中的大多数得出的结论是,在四个欧洲国家,使用乐伐替尼医治 RAI-r DTC 患病者具有现实世界的临床好处。然而,这些研究的样本量较小,从 12 到 75 名患病者不等。

我们的研究包括两种接受乐伐替尼医治的患病者——接受 1L 医治且在数据截止时仍在接受乐伐替尼的患病者,以及已停止 1L 乐伐替尼医治并开始 2L 医治的患病者。对于在数据截止时仍在接受乐伐替尼的患病者(队列 1),患病者继续接受医治 17.8 个月,ORR 估计值与 SELECT III 期试验中观察到的相似。在研究时间段停用 1L lenvatinib 并开始 2L 医治的患病者队列(队列 2)中,ORR 为 53.6%,中位 PFS 为 14.0 个月。与 SELECT 试验间接相比,队列 2 中的这些真实世界估计值较低。我们注意到队列 2 的选择标准(必须通过数据截止使 1L lenvatinib 失败)可能导致选择具有更侵袭性病程的患病者纳入研究。值得注意的是,与队列 1 中的患病者相比,队列 2 中的患病者发生遗传异常的频率要高得多。

在队列 2 中,近一半的患病者(49.7%)接受了索拉非尼作为 2L 医治;2L 索拉非尼的 ORR 为 11.1%,中位 PFS 为 10.8 个月。相比之下,DECISION 试验(索拉非尼与安慰剂在初治患病者中)的 ORR 和中位 PFS 区别为 12.2% 和 10.8 个月,与在 2L 中接受索拉非尼的真实世界患病者队列中观察到的相似。对于我们研究中 19.3% 的患病者开具的卡博替尼,ORR 为 14.3%,未高达中位 PFS。

在对 RAI-r DTC 患病者的真实世界检测中,结果表明接受乐伐替尼(lenvatinib) 1L 医治的患病者高达了与关键临床实验中观察到的一致的真实世界疾病缓解率。此外,对于那些在 1L 乐伐替尼后接受 2L 医治的患病者,观察到多种治疗方法的临床好处,从而为这些患病者提供了几种潜在的 2L 选择。有必要进行进一步的对比有效性研究,以了解各种医治序列的长期结果,以帮助临床医生和患病者确定合适的医治策略。【微信:yaodaoyaofang】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

weinxin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