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伐替尼(lenvatinib)(Lenvatinib)医治肝细胞癌致十二指肠溃疡梗阻性黄疸-

  • A+
所属分类:产品进口
摘要

  一名患有肝细胞癌的 82 岁男性因上腹痛、呕吐和黄疸就诊。他已经服用了三个月的标准 乐伐替尼 (Lenvatinib)剂量。尽管提出了急性胆管炎,但影像学研

  一名患有肝细胞癌的 82 岁男性因上腹痛、呕吐和黄疸就诊。他已经吃了三个月的标准乐伐替尼(lenvatinib)(Lenvatinib)剂量。尽管提出了急性胆管炎,但影像学研究未能发现胆道梗阻部位。停用乐伐替尼(lenvatinib)和阿司匹林后的内镜检测显示多处十二指肠溃疡,其中一处形成于 Vater 壶腹并引发起胆汁淤积。内镜胆道引流和抗生素改善了伴随的阴沟肠杆菌菌血症。用沃诺拉赞和米索前列醇代替雷贝拉唑后溃疡愈合。我们的案例表明,乐伐替尼(lenvatinib)可诱发十二指肠溃疡,导致梗阻性黄疸。

  乐伐替尼(lenvatinib)(Lenvatinib)是一种有效的抗血管生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TKI),靶向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 (VEGFR) 1-3、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 (FGFR) 1-4、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α、RET 和 KIT。基于针对放射性碘难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SELECT 试验)和不可切除肝细胞癌(HCC)(REFLECT 试验)的 3 期试验结果,乐伐替尼(lenvatinib)被指示为一线全身医治对于这些恶性肿瘤。尽管乐伐替尼(lenvatinib)的处方信息警告胃肠道穿孔是一种严重的不良反应,但在这些临床实验中,胃或十二指肠溃疡的发生率为 0.2-0.6% 。此外,我们的文献检索没有发现任何其他将上消化道溃疡描述为乐伐替尼(lenvatinib)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的出版物。因此,胃十二指肠溃疡很少与乐伐替尼(lenvatinib)医治相关。

  在本报告中,乐伐替尼(lenvatinib)(Lenvatinib)医治在一名吃阿司匹林的 HCC 患病者中引发了一系列异常情况,即十二指肠溃疡和由此导致的梗阻性黄疸。我们仔细调整了医治以适应这种独特的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并偶然观察到 HCC 的放射学变化,从而深入了解怎样评估对乐伐替尼(lenvatinib)的医治反应。

  胃肠道溃疡和最终穿孔是抗血管生成医治的可能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包括单克隆抗体和 TKI,尽管在大规模研究中报告的发生率通常低于 2%。胃肠道穿孔的凶险要素在贝伐单抗(一种针对 VEGF 的单克隆抗体)的研究中得到了充分研究。一个风险要素是胃肠道中存在肿瘤,在化学疗法后可能会坏死。这一发现与乐伐替尼(lenvatinib)(Lenvatinib)医治时间段甲状腺癌和 HCC 穿孔肠转移扩散的报道一致。然而,我们患病者的十二指肠溃疡区别随着乐伐替尼(lenvatinib)的开始和停药而出现并愈合,这表明与医治有因果关系,但这些病变是良性的。

  如贝伐单抗在日本结直肠癌患病者中的面市后研究所示,抗血管生成医治时间段同时使用非甾体抗炎药 (NSAID) 也可能使患病者易患胃肠道穿孔。然而,在我们的患病者中,阿司匹林本身就是胃十二指肠黏膜损伤的凶险要素,不太可能是十二指肠溃
乐伐替尼(lenvatinib)(Lenvatinib)医治肝细胞癌致十二指肠溃疡梗阻性黄疸-
疡的主要原理,因为尽管经常吃该药品,但这些病变并未出现。值得注意的是,因为 REFLECT 试验中禁止抗血小板医治并且没有其他研究解决了这个问题,因此尚未在吃阿司匹林的 HCC 患病者中确定乐伐替尼(lenvatinib)的安全特性。因此,我们的报告还提供了联用乐伐替尼(lenvatinib)和阿司匹林的安全特性信息。

  多种分子途径的药理学扰动可能导致我们患病者的十二指肠溃疡。在一项大鼠研究中,乐伐替尼(lenvatinib)(Lenvatinib)会在 Brunner 腺体受损时引发起慢性十二指肠炎症,作者将此现象归因于 VEGF 讯号传导中断。此外,VEGF-VEGFR 系统的阻断通过降低小鼠模型中肠道毛细血管的数量来降低肠道血流量。尽管一项研究报告说这种降低不足以损害肠道功能,进一步的黏膜损伤可能是通过抑制乐伐替尼(lenvatinib)的其他目标途径,特殊是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 (FGF) 讯号传导而引发起的。FGFR1-4 在十二指肠壁和微血管的每一层中都有差异表达。除了促血管生成 ,FGF-FGFR 系统在成人肠道中发挥多种生理作用,例如促进肠道细胞的增殖和分化、维持肠道干细胞稳态和触发组织修复。此外,大家都知道,阿司匹林通过抑制环氧合酶对胃十二指肠粘膜产生破坏作用。因此,推测乐伐替尼(lenvatinib)和阿司匹林分子抑制的最终结果与十二指肠溃疡的发展有关。

  仅在少数病例报告中描述了与抗血管生成剂相关的十二指肠溃疡的内镜特点。这可能是因为这些化学疗法方案造成的十二指肠损伤不仅罕见,而且可能表现为穿孔,需要紧急处置,例如外科手术。通常,消化性十二指肠溃疡,包括由阿司匹林或非甾体抗炎药引发起的溃疡,是位于十二指肠球部的单个或多个病变。事实上,以前的报告描述了贝伐单抗引发起的球部深部且经常穿透的溃疡或帕唑帕尼(pazopanib),一种适用于肾细胞癌和恶性软组织肿瘤的多种 TKI 。然而,与这些病例相比,我们患病者的内镜检测结果有所不同,因为溃疡相当浅表并延伸至下降部分,包括Vater壶腹。值得注意的是,在索拉非尼(sorafenib)医治的 HCC 病例中报告了降部类似的多发性溃疡,但保留了主要的十二指肠乳头。因此,尽管目前可获得的信息有限且不一致,但我们能够推测影响下行部分的十二指肠粘膜损伤可能与多靶点抗血管生成 TKI 有关。

  我们患病者 HCC 的放射学变化代表了在乐伐替尼(lenvatinib)(Lenvatinib)医治时间段解释医治反应的一个陷阱。肿瘤在乐伐替尼(lenvatinib)医治时间段表现出矛盾的 CT 表现,显示大小延长但缺乏动脉强化。瘤内灌注的快速恢复表明剩余的低密度病变仍然是一个存活的肿瘤,而不是坏死组织。反过来,这意味着在乐伐替尼(lenvatinib)医治时间段动脉增强并不总是与肿瘤活力相关。应该强调的是,我们的患病者在最初的放射学评估之前接受了最大剂量强度的乐伐替尼(lenvatinib),而减少的相对剂量强度会对 HCC 的客观反应产生负面影响。因此,有必要澄清在乐伐替尼(lenvatinib)(Lenvatinib)医治时间段基于 mRECIST 的 HCC 的客观反应是否对临床结果,特殊是预后产生有意义的影响。现实世界的研究表明,根据 mRECIST 对乐伐替尼(lenvatinib)有良好反应的 HCC 患病者比没有反应的患病者获得了更好的总生存期。然而,考虑到本报告中观察到的活肿瘤大小和动脉强化之间的差异,我们警告不要在评估乐伐替尼(lenvatinib)医治 HCC 时间段的客观反应时仅依赖 mRECIST。

  总之,我们遇到了一例因乐伐替尼(lenvatinib)(Lenvatinib)医治HCC引发起的十二指肠溃疡引发起的阻塞性黄疸病例。内窥镜特点的特征是球部和十二指肠降部(包括 Vater 壶腹)的多个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的发病机制可归因于乐伐替尼(lenvatinib)和阿司匹林对各种分子途径的抑制。及时的内镜医治和抗溃疡医治成功地医治了这例伴有菌血症的胆管炎。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调查对乐伐替尼(lenvatinib)(Lenvatinib)医治的客观反应在 HCC 患病者中的作用。

  【微信:yaodaoyaofang】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

药道网—药到病除,助力生命。汇聚全球药品资讯:尼达尼布的副作用

weinxin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南亚先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