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卫玛(lenvima)、乐伐替尼(lenvatinib)医治失败患病者的二线药品候选者-

  • A+
所属分类:产品进口
摘要

  对于 乐卫玛 /仑伐替尼治疗失败的晚期肝细胞癌 (HCC) 患者,没有标准的后治疗。本研究旨在调查仑伐替尼后转移至治疗后的比率,并探索仑伐替尼治疗失败患者的

  对于乐卫玛(lenvima)/仑伐替尼医治失败的晚后期肝细胞癌 (HCC) 患病者,没有标准的后医治。本研究旨在调查仑伐替尼后转移扩散至医治后的比率,并探索仑伐替尼医治失败患病者的二线药品候选者。

  方式:

  我们回顾性收集了 7 家机构接受仑伐替尼作为一线药品的晚后期 HCC 患病者的数据。

  结果:

  接受乐卫玛(lenvima)/仑伐替尼作为一线药品的
乐卫玛(lenvima)、乐伐替尼(lenvatinib)医治失败患病者的二线药品候选者-
178 名患病者的总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 (PFS) 区别为 13.3 个月(95% 置信区间 [CI],11.5-15.2)和 6.7 个月(95% CI,5.6-7.8。停用仑伐替尼的 151 名患病者中有 69 名(45.7%)继续进行后医治。从仑伐替尼到二线药品和从二线药品到三线药品的迁移率区别为41.7%和44.4%。基于多变量分析,对仑伐替尼的反应(根据改良的 RECIST 完全或部分反应)和由于放射学进展而停止仑伐替尼,以及男性与仑伐替尼后迁移至医治后的可能性显着延长有关。另一方面,400 ng/mL 或更高的甲胎蛋白水平与仑伐替尼后迁移至医治后的可能性显着减少相关。在接受二线全身医治的 63 名患病者中,53 名(84.2%)接受了索拉非尼(sorafenib)医治。索拉非尼(sorafenib)医治的 PFS、客观缓解率 (ORR) 和疾病控制率 (DCR) 区别为 1.8 个月(95% CI,0.6-3.0)、1.8% 和 20.8%。根据 Cox 回归风险模型,Child-Pugh B 类显着有助于缩短 PFS。仑伐替尼后接受瑞戈非尼(regorafenib)医治的 22 例患病者的 PFS、ORR 和 DCR 区别为 3.2 个月(范围 1.5-4.9 个月)、13.6% 和 36.3%。同样,在三线(索拉非尼(sorafenib)之后)仑伐替尼后接受瑞戈非尼(regorafenib)医治的 17 名患病者的 PFS、ORR 和 DCR 区别为 3.8 个月(范围,1.1-6.5 个月)、17.6% 和 41.2%,

  结论:

  根据本研究的结果,索拉非尼(sorafenib)可能不适合用作乐卫玛(lenvima)/仑伐替尼后的后医治药品。瑞戈非尼(regorafenib)有可能成为仑伐替尼后合适的后医治药品。

  本研究描述了乐卫玛(lenvima)/仑伐替尼医治失败后接受索拉非尼(sorafenib)或瑞戈非尼(regorafenib)医治的晚后期 HCC 患病者的临床结果。仑伐替尼后接受索拉非尼(sorafenib)医治的患病者的 PFS、ORR 和 DCR 远低于当前临床实践中接受 MTA 医治的晚后期 HCC 患病者的预测期望。另一方面,瑞戈非尼(regorafenib)在仑伐替尼之后的有效性表明瑞戈非尼(regorafenib)可能成为仑伐替尼之后的潜在二线药品。

  据我们所知,这项研究是第一个报告在现实世界实践中晚后期 HCC 患病者乐卫玛(lenvima)/仑伐替尼后转移扩散至医治后和全身医治的比率。根据 III 期研究(REFLECT 研究)的事后分析,32.6% 的仑伐替尼作为一线药品的患病者在随访时间段接受了任何恶性肿瘤药物医治。由于该研究是在大多数国家未批准二线 MTA(如瑞戈非尼(regorafenib)、卡博替尼(cabozantinib)和雷莫芦单抗)时进行的,因此迁移率低于我们研究中的迁移率。据报道,在仑伐替尼医治时间段确诊放射学进展的患病者中有 43.8% 有资格在仑伐替尼后接受进展后医治。这一进展后医治的合格率与我们在接受仑伐替尼作为一线药品的晚后期 HCC 患病者的实际实践中迁移至医治后的比率相似,尽管 Hiraoka 等人排除了 Child-Pugh B 患病者和在仑伐替尼给药时 ECOG-PS > 1 的患病者,并包括接受过先前全身医治的患病者。我们的结果还表明,在仑伐替尼后可以继续进行后医治的患病者的肝功能优于未进行后医治的患病者。我们还发现了 4 个导致仑伐替尼后转移扩散至医治后的独立要素(男性、基线 AFP > 400 ng/mL、仑伐替尼应答者和放射学进展后停用仑伐替尼)。有趣的是,在仑伐替尼失败时,这 4 个要素均与肝功能恶化严重无关。这些结果可能表明,在仑伐替尼失败时,这 4 个独立要素以复杂的方法导致肝功能恶化严重。在这 4 个要素中,我们在临床实践中唯一能够改进的 1 个是降低因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而停用仑伐替尼并继续使用它直到放射学进展。然而,我们只有大约一半的患病者可以继续使用仑伐替尼直到放射学进展。这个比率与 Hiraoka 等人的报告中的比率相似。最近,据报道,医生处置索拉非尼(sorafenib)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的技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提高。我们的研究和 Hiraoka 等人的研究是基于日本仑伐替尼批准后立即的患病者人群。随着医生从基于现实世界实践的报告中提高对仑伐替尼特点的理解,他们在管理仑伐替尼和索拉非尼(sorafenib)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方面的技能将会提高,并且继续使用仑伐替尼直到放射学进展的可能性将会延长。此外,先前医治失败时肝功能恶化严重和身体状况恶化严重(所谓的体能状态)是阻止晚后期 HCC 患病者过渡到其他全身医治的两个主要要素。对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的熟练管理将导致维持肝功能和身体状态,直到仑伐替尼医治结束。延长继续使用仑伐替尼直至放射学进展的可能性将导致晚后期 HCC 患病者在仑伐替尼后迁移至医治后的比率延长。

  我们发现,在乐卫玛(lenvima)/仑伐替尼后进行后医治的患病者比接受姑息医治的患病者预后更好。REFLECT 试验的分析表明,接受仑伐替尼后医治的患病者的 OS 为 20.8 个月。此外,接受任何后续恶性肿瘤药物的仑伐替尼反应者的中位 OS 为 25.7 个月。我们的研究发现,与无反应者相比,仑伐替尼反应者在仑伐替尼医治失败后迁移至医治后的可能性显着提高。REFLECT 试验的结果和我们的研究表明,对于被认为具有良好预后的仑伐替尼应答者,迁移到适当的全身后医治能够增加生存期。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仑伐替尼在晚后期 HCC 患病者中的潜力,我们应该在仑伐替尼失败后加快开发医治方案。

  总之,根据本研究的结果,索拉非尼(sorafenib)可能不适合用作乐卫玛(lenvima)/仑伐替尼后的后医治药品。瑞戈非尼(regorafenib)有可能成为仑伐替尼后合适的后医治药品。需要进一步的临床实验来研究晚后期 HCC 患病者从仑伐替尼到瑞戈非尼(regorafenib)的序贯医治。另外两种 MTA,雷莫芦单抗和卡博替尼(cabozantinib),也应作为仑伐替尼后的医治后药品进行测试。【微信:yaodaoyaofang】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

药道网—药到病除,助力生命。汇聚全球药品资讯:怎样购买吉非替尼

weinxin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南亚先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